私人博客,摄影手写随笔同人随机更新。
谢谢你来看我。

我坐在廊下,电话进来时还在为墨勒阿革洛斯考虑,是否应为阿塔兰忒与舅舅反目成仇。

(哦,还好。普罗接起电话,我不无庆幸地想,他是普罗米修斯,幸好不是别的什么。别让事情更复杂了。)

接听电话的间隙,一只鸟正巧踩在了我头顶的屋檐上,落下一小片轻飘飘的灰尘。关越在那边说了什么,我在看鸟的羽毛。乱糟糟的,于是没有来得及听见,不知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感觉——好像一时刻,理应走个神。

我不会与关越…好吧,墨勒阿革洛斯不适合我们。但道理相通,我也许最终成为他脑海里一片不可思议的幻影,就算如此,也永远不与他为敌。

彼此之间,即便已经分别很久,即便共事已经变成尴尬又紧张的挑战,即便我们知道“时间的洪流”注定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