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博客,摄影手写随笔同人随机更新。
谢谢你来看我。

《屠龙勇士F第七百七十年诞生》

文/这行我随便写的,看起来比较好看


被送来研究中心那天她刚过完五岁生日。一大群保卫人员撑着不透明的防护罩,浩浩荡荡地穿过实验区。那天她患着感冒,一扇深蓝的圆面挤着她短了一截的背带裤,从裤袋里掉出一团擤鼻涕的纸球。远远地,我看见她肩膀侧了侧,于是数十人的队伍整齐地停下,等她把麻花辫拨到胸前,再蹲下身捡起那张纸,放回口袋。


我的小组和那株(据闻)历史悠久的菌类的较量,那时正好也进行到了第五个月。那段时间我们疯狂地仇恨任何与蘑菇有关的东西,最后演变成对所有植物的无差别怨念。每天的茶歇时间,共事们倚在走廊的隔离墙充电,大家一起讨论如何用一根手指摘除中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