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博客,摄影手写随笔同人随机更新。
谢谢你来看我。

他说:如果我是一只流着暗红色的血的蚊子,你今天可以杀死我,也可以放过我——我会说,明天如果见到我,我还是会在半空中问你同样的问题。选择权交给你,我不会飞走,我就在这里等你摇头或点头。此刻你惊讶于一只蚊子的坦诚、勇气,或者嘲笑一只蚊子的愚蠢。

现在,我降落在你的皮肤上和你继续谈话。你的脸色为什么变了?第二个选项凭空消失,我马上就死去,复仇的快感从我的血里生出。你以为那是你的血,所以恨我,又庆幸你做出了选择。

你其实可以去尝试验证这是否是属于你的血液,但你当然不会去。马上,你就会忘记我的话,在你之于我而言近似于永恒的漫长生命里,我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

戏剧的是,我是流着暗红色血的蚊子,而我送给你错误的兴奋。更完美的一件事发生了:你一生也不会知道,我是流着暗红色血的蚊子......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