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博客,摄影手写随笔同人随机更新。
谢谢你来看我。

:年轻鬼在正月

正月的正午十二点,鬼集市上精怪都回家过年,剩下年轻鬼化成人形,在半空中游来游去:一会自由泳,一会蝶泳的。
太阳没有把他晒化,年轻鬼叼着一根多嘟棒,交叉着白得快透明的手臂仰躺在气流里,嘎嘣嘎嘣地咬碎浆果味糖球,觉得这就是在人间。
他降落在地面时,临时决定为自己戴上一顶白色棒球帽。年轻鬼怎么能不穿连帽衫配短裤?再来一双蓝色的鬼鲨鱼长袜,没错,一直到膝盖。
年轻鬼打了个响指,啪!天黑了,我命令现在是凌晨两点。所有光都被鬼怪一口吃掉了,剩下很多风,一缕一缕地贴上每一个关节,又冷又柔软。吹起的雪花挂在耳机线上,一小溜,就像冻起的灯带。
某种感觉萦绕在他心头,轻飘飘地告诉他:没有什么要提醒你,爱玩就赶紧去玩!
游魂们挤在他的影子后面,小鬼帮他拎着瘪掉的书包。鬼鲨鱼咬住光溜溜的小腿,于是年轻鬼一边哼歌,一边跳起踢踏舞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